DATE: CATEGORY:スポンサー広告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BLOG TOP |
DATE: CATEGORY:未分類
三、
突然间船舱一片通亮。尽管我们的船顺风顺水已远离了主战场,但是熊熊火光与流淌的波光却依然映红了这冬日的夜空与江面。我把帘子放了下来。
孔明悠悠地对我说:“士元的连环计已成。”
“与你齐名的‘凤雏’先生?”
“说起来我与士元也算是沾亲带故,家姐所嫁之人正是庞山民。我与士元不久前曾见了一面,他对我说给曹操献计时遇着了元直。”
“单——徐先生可安好?”
“元直怪士元此计太恶,士元劝他以江东苍生为念却反被诘责曹操的青徐之军也是人命关天。”
我紧抓住他的手,他看着我无奈地笑了起来:“我也只是随口说说”,顿了一下他接着道:“我怕以后会变得再也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 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这百年之后东西却是我和孔明当时的心情。
此后,我把他抱在怀里,两个人再也没说什么。靠近夏口时,我钻出船舱,只见岸上一群人翘首企盼,最前面的正是主公本人,他身后是火光点点。
我先跳下船去,把孔明扶了下来,主公一把抓住他,连声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一切已按军师吩咐安排妥当了。”

蜀建新十二年,秋。
我用力地眨眨眼,眼前既无火光也无星光,而自己竟然是趴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就睡着了,必昨夜真的是醉了。这时发现石桌对面的之人也是副刚刚睡醒满脸混沌的样子。
“公瑾?!”我大叫了一声。
“子龙……”他甩甩头,顿了顿,感叹道:“真的醉了呀……不知为什么我想到了和你的第一次见面。”
“第一次?我护送主公去江东?”
“是我与子敬去夏口商量南阳的事,子龙领着数骑来迎,只消一眼便知道你一定就是孔明选择的那个人。”他呵呵地笑起来:“说起来南阳城下我伤口崩裂也有子龙的功劳呢。”
我无言地看着他,对这个男人长久的敌意似乎瞬间消弭殆尽。昔日闻听人言“与公瑾相交,如饮醇酒,不觉自醉”,今日不由为自己和孔明高兴。
“公瑾,对不起。”讷讷地道歉。
他摆摆手:“玩笑而已,子龙何必放在心上。何况当时的情形——罢了,不说这些了。你我还是将这里收拾收拾吧。”
“不劳公瑾,我一个人便可。”
他似笑非笑地盯着我:“我以为,与子龙不必见外了呢。”
“不是,只是——也罢。”
待我和公瑾收拾妥当跨出门时,只见主公他们早就等在一旁。翼从后背结结实实地给了我一掌,大声道:“子龙若是还不出来,俺老张就要放火了!”
主公和云长大笑起来:“三弟啊三弟,当年我等孔明你要放火;这回你又要放火!”
翼也笑起来:“反正烧的都是军师的后院。”
孟起说:“这回可不一样,子龙不会愿意的。”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公瑾碰碰我,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然而我怎么也笑不出来,紧握的双手中全都是汗。孔明,孔明!每次心跳都伴随着这个名字像要随时冲破胸膛的名字。
突然间身边的人都迎了上去,我却傻兮兮地愣在原地。头脑一片空白,之后不知被谁拉到了
孔明面前。耳边是“嗡嗡”的声音,眼前过分明媚的笑颜也似乎只要我伸出手去就会消散。
以至到现在我也不清楚那天究竟是怎样度过的,而我清醒的时候屋子里已只剩下我和孔明两个人。当然事后我立刻成了众人打趣的对象。
我送走众人后只见孔明靠在躺椅上很疲惫的样子。我知道这是尚未摆脱人世间最后的影响,过几日便会恢复。
“孔明,去睡了,有什么以后再说。”我轻拍着他的脸:“我们有的是时间——我抱你过去?”
“这才像话。”他满意地冲我点点头,附到我耳边故意吹着气:“子龙看我的模样是什么时候?”
我被他吹得口干舌燥。
孔明满意地笑起来:“难道子龙没看出来?”
“怎么可能,不是和我一样么!”我急急辩解,
待他入睡后,我的目光流连在孔明的面庞上。一边喃喃道:“桂阳之后……”一边不由想低下头隐藏住笑意。

建安十四年。
赤壁一战后,我们连克荆州、南郡和襄阳,大家都好不欢心。然荆襄四面受敌不可久守,还需另谋长久之计。此时伊籍先生将季常、幼常荐于主公身边,季常建议主公表奏公子刘为荆州刺史并于此养病,以安民心。然后南征武陵、长沙、桂阳、零陵四郡,广集钱粮,以为根本。四郡之中,湘江之西,零陵最近,先取之;次之武陵;湘江之东取桂阳,长沙最后。
顺利取了零陵后,经过一番争夺由我带着三千兵马取桂阳,翼取武陵。桂阳太守赵范的手下陈应领着人马在城外摆下阵势,我提枪出阵,与之言道:“吾主刘玄乃刘景升之弟,今辅公子刘同领荆州。汝何敢迎敌!”
不想他却答道:“我等只服曹丞相,岂顺刘备!”
我不由大怒,夹马挺枪直取陈应。不消四五个回合,他便不敌逃走。我追上前去,他回马将飞叉掷来,被我接住反掷于他,就在他躲避的瞬间我将他活捉过马扔在地下,道:“我今不杀汝,放汝回去;说与赵范,早来投降。”
果然不多时赵范便赍捧印绶,引十数骑出城纳降。我在营中摆下酒宴。
酒至数巡,赵范对我说:“将军姓赵,某亦姓赵,五百年前,合是一家。将军乃真定人,某亦真定人,又是同乡。倘得不弃,结为兄弟,实为万幸。”
“我果与太守有缘!”我将自己与翼如何争抢来攻桂阳的事说给赵范听,两人不由大笑。
第二天,赵范请我入城安民。我留下大队人马,只随身带五十骑。安民后,他又邀我入府饮宴,也不好推辞。微醉之时,赵范忽然叫出一个妇人上前把酒。妇人虽身穿缟素,相貌却是上等姿色。我心生疑惑问:“此何人?”
“家嫂樊氏。”
我抱拳敬礼,赵范将其请回后堂。
“贤弟何必烦令嫂前来?”
“贤兄不知,先兄弃世已三载,家嫂寡居,弟常劝其改嫁。嫂曰:‘若得三件事我方嫁之:第一要文武双全,名闻天下;第二要相貌堂堂,威仪出众;第三要与家兄同姓。’你道天下那得有这般凑巧的?没想到今日得见贤兄!若不嫌家嫂貌陋,愿与将军为妻,结累世之亲,如何?”
这如何可能!我心之所系全然只有一个诸葛孔明!何况我既与他结为兄弟,这不是乱了人伦纲常么!我厉色拒绝,却见赵范向左右使个眼色,隐隐有加害之意。我拔出佩剑,径自出了府门。
没想到当夜赵范指派陈应鲍隆二人带着五百兵士前来诈降,我将计就计将这二人灌醉捉了,又令随这二人前来的五百军士引路,诈开城门将赵范一并捉下并派人禀告主公与军师。
二人很快便来桂阳。孔明问道:“赵太守为何降之又反?”
赵范把嫁嫂之事说了一遍,孔明饶有趣味地听着,眼睛却一直含着笑意盯在我身上。
“赵太守也是一番美意,子龙何不应了?”
“军师玩笑了!”不知怎的,我心头暗暗冒着一簇怒火。我不苟言笑地答道:“我既与赵范结为兄弟,今若娶其嫂,岂不惹天下人耻笑;况赵范初降,其心难测。主公新定江汉大业未成,云安敢以一妇人而废主公之大事?”
主公也道:“如今大事已定,我做媒与你娶之,如何?”
“云何患无妻子乎?”
主公叹道:“子龙真丈夫也!今封赵范仍为桂阳郡守。”

入夜,我想起白天的事,还是觉得阵阵胸闷。此时响起叩门声。打开门来,孔明就站在面前。
“子龙还在为早间的事埋怨孔明?”
“子龙不敢。”
他假惺惺地叹息了一声,说:“我来认错啦。”便拽我到他跟前,将一枚玉佩系在我腰间。
“孔明?”
“我原想着子龙长我几岁,也确实该成家了。”他把玩着玉佩说:“子龙自己也要上心才是。”
我抓住孔明的手,吻过每根手指,最后停在掌心。孔明倾下身子,他的呼吸扑在我脸上。我看见他眼里的自己仿佛烧着的一蓬火。他送上自己的双唇,瞬间我多多少少有些惊讶,但很快想到孔明亦不是懵懂孩童,何况他已有婚配——我蓦地僵住了,好像一盆冰水从头到脚浇了个透。孔明似乎也有点惊讶,他眯着眼睛瞪了我好一阵子,但很快他就轻佻地笑环上我的肩:“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子龙真的想停下?”
这个妖精!我狠狠地再次吻上他,拿出就算是天塌下我也不在乎的气势——其实那个时候我想的是:哪怕被月英捉奸在床我也要做完——孔明不甘示弱地回应我:如同身临战场,一心是那克敌制胜,我以全部力量制住他;他精准地反击,叼住我的唇。我的一手插在他的头发中一手捧住他的脸,他的手紧紧箍住我的背,两人下身亲密交缠。
我就着这个姿势将两人扔进床铺,他伸手来解我的衣裳,我却不愿放过一时一刻几乎是生生扯下他的蔽体之物。
眼前的孔明乌发散乱,躯体修长而柔韧,烛光下泛出玉润般的光来。他亦痴迷地看着我,对于长期征战锻炼出的体格我还是很有信心的。他的目光每扫过一处,那里便灼热起来,最后汇聚至下身,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我架起他的双腿,将自己送入他的深处;他的指甲嵌进我的背。两个人相互支撑住彼此,喘息难耐。片刻歇息,便又投入另一场争斗——我如同忿恨何以沉迷至此般地攻击,迫使他送腰相向。而他不甘如此被动,于是狠狠咬上我的肩胛。我倒吸一口气,进而将自己埋进更深之处。孔明紧咬牙关,我步步紧逼。
忽然孔明及其狡猾地一笑,瞬间我觉得自己仿佛被击碎了尾骨,快感排山倒海。我忍耐着以万钧之力予以致命一击,同时嘶吼着,不可避免地一泄如柱。孔明亦摊在我身下不能平复,眼角眉梢却都是诡计得逞的笑容。
我苦笑着将他揽入怀抱,身体依然彼此相连。

修改……待定。
现在脑子……废掉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BLOG TOP |

DATE: CATEGORY:未分類
因为在玩一款古老的游戏,于是和小显聊到游戏。
我是个不折不扣的游戏控,过手的游戏列个表单的话估计会很惊人。但是值得我回味或者洒下银子的不过寥寥。这其中没有声名显赫的双剑。

一、 剑侠系列
将这个游戏放到第一位不是因为剧情——我猜到了开头也勉强猜出了结局。从价值观上,金山的游戏是相当正统的,因此我的接受度就很大。牵涉到某些历史性问题,就好比我在觉得大辽萧太后值得膜拜,心里的倾向依然是杨业。所以我喜欢的是A-rpg战斗系统,这在国产武侠rpg中相对说还是比较少的,再加上剧情画面音效等等因素,除了剑侠也就只有刀剑、秦殇、荡神志和冰雪了。(刀剑和秦殇是强烈推荐的!)

二、 天地劫系列
从时间上来说寰神结-幽城幻剑-神魔至尊架起的天地劫三部曲,我真的很想说“汉堂出品,必属精品”。天地劫里有太多值得回味的东西,然而对于每一个玩来说最震撼的瞬间都莫过于整个系列告终的时候,主人公从宿命的挣扎中终于获得“幸福”的时候,曾经过的一幕幕以灰白的方式再次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三、 天河传说
如果说天地劫以狞厉的方式深入人心,天河温柔的就像一个童话故事。
不是格林,而是安徒生。薄薄的冬雪覆盖住了满目疮痍的大地。
至始至终,随着主人公去寻找天河实现愿望;在一次次擦身而过后,现实终与愿望背道而驰,已无力分别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当主人公百年后站在自己的坟墓前——是谁在谁的梦里做着谁的梦。

一场人生,繁华落尽。

| BLOG TOP |
DATE: CATEGORY:花痴
冰帝YY剧场
演出者:工,和树,kenken,龙,ruito,takuya,washi

冰帝YY剧场
演出者:工,和树,kenken,龙,ruito,takuya,washi

剧场一:冰帝Set A特典—冰帝bus
Takuya:耶,这是我们组的特典吗,很棒耶!
众人(凑上去):真的耶,很有创意啊。
Takuya:不过我为什么要坐到倒数第二?
Kenen:哼,全国大赛你根本就没出场吧。
龙:说起来这次Atobe后面坐的不是Kabaji了。
Ruito:和树不是说Kabaji如果在前面会挡着么?
Washi:…………。这个是侧面。
众人:…………【集体内心OS:CP已经改了么?】
Takuya:T_T, 和树你不能不要我呀!
众人汗,这都什么和什么。


剧场二:海外公演以及恭敬凯旋公演场刊。
Kenken:没想到这次场刊都这么棒,我们的合影的背景很有“迹部家”的感觉呢。
Takuya:和树,你的红裤子还真显眼呢,一下子就可以认出来。你看这张是和树、kenken和ruito,这张也是;还有这张,和树、龙少、washi桑和工桑;这张,和树和工桑;这张,和树和工桑……和树,为什么你的双人照都是和工桑?!【转身寻找和树】
工【立刻拉过和树,微笑中】:和树,今天我们还有一个对谈要做呢~
和树:嗯嗯,好久没和工一起做采访了,好期待呀。
Takuya:T T,和树你不能不要我啊!
众人汗,又来了。


剧场三:Look at star对谈以及Hero Vision 30对谈以后
Kenken:工桑,你跟和树太过分了!怎么能说这么犯规的话!
工:kenken,其实你只是想koji了吧?
kenken:……

Takuya:工桑,你跟和树太过分了!怎么能说这么犯规的话!
工:Takuya有时间来我家,我会让和树给你做蛋包饭的呦~
Takuya:T T,和树,你真的不要我了么?

Ruito:工桑,你跟和树太过分了!怎么能说这么犯规的话!
工:ruito一直都像我的弟弟一样可爱呦~
Ruito:工桑也很像大哥哥!

龙:工桑,你这次说了不少啊……
工:龙君,看上去读得很认真?真不愧是早稻田的学生,读书的习惯真好。
龙【内心】:这算是转移话题么?……

Washi:工——
工:Washi桑也是想和我说这几采访的事么?能遇到这么关心我和和树的大家真好呢。
Washi:……
以上,完全废柴的YY。







| BLOG TOP |
DATE: CATEGORY:文章


在Seishun的酒馆里,许多客人坐在那里倾听一位来自远方的吟游诗人的吟唱。这位吟游诗人二十多岁、相貌清俊,身材高挑略显消瘦。头发半长、身穿一件半长外套,腰间系着皮带,皮带上系着一把旅行用的短剑。短剑做工精细,剑鞘和手柄雕花繁复,镶嵌着红色和蓝色的宝石。剑鞘的正中似乎是一个盾形的标记,看上去似乎像是一个家族的勋章。吟游诗人的声音低沉、富有魅力,不仅听客们入迷,连店主都被他吸引。
“这么说来,远方的客人,你可见过不少的市面呀!”一位看上去商人相貌的人说道。
“可不是吗!就算在帝都Hyotei见过这样市面的人也是屈指可数呢。”一个武士模样的人接上去说。
“听说帝都Hyotei可不是咱们这里能比的,满眼都是金灿灿的。”
吟游诗人低低地笑了起来,回答道:“亲爱的朋友,咱们Seishun城是最平易近人的地方,Rikkai城是这块大陆上最古老的地方;可要数繁华高贵一定是帝都Hyotei,它的土地肥沃、位置舒适、城垣壮阔、宫殿华丽、街道宽敞、商业发达,是我们大陆上人人向往的地方。”
“听你这么一说,我便更想去帝都瞅瞅了。”商人又说道。
“可是我们更乐意听听帝都里那些风流韵事、宫廷轶闻。”另一位市民说:“你不妨给我们说说这些吧,要知道那些摸不到见不着大人物的事才最刺激呢。”
更多的人似乎都对这个话题产生了莫大的兴趣,老板忍不住凑过来插话道:“据说Oshitari公爵就曾经在帝都生活过一段时间,而且还是那些名媛贵妇的座上宾呢。有人告诉我公爵先生就因为太受欢迎了才不得不离开帝都。”人群爆发一阵哄笑,吟游诗人也跟着人们若有所思地笑笑。老板脸上说不出是慕的神情还是因为过度慕而导致的嘲讽:“不管怎么说,都是个幸运的家伙。——我已经浪费太多时间了,还有谁需要再加杯酒?”
吟游诗人问老板:“您知道Oshitari公爵的住处吗?”
“这里没有人不知道:离这儿不远的那座带花园的宅子,宅子里全是玫瑰。”
闻言,吟游诗人颇为了解地笑了起来;紧接着他站起身来向众人微微致意,说:“感谢大家在这里听我的吟唱并且给我提供了新的素材,现在我就去和Oshitari骑士打个招呼,聊一聊。”说罢他留下几个比斯托尔①离开酒店。
“这分明是克罗伊斯②啊!”
于是酒客们的话题又转向现今国家最富裕的人。大家毫无例外地一致认定此人必是皇帝无疑,事实也确实如此。

吟游诗人匆忙向著名的“玫瑰宅邸”,这是当地人给这临近费鲁公园的两层小楼起的诨名(对于淳朴的Seishun,这样的种满各式各色玫瑰的住宅实在是太奢侈了),起先只有夫人小姐们私下使用,后来被不知怎么就流传到街市,这个称谓便取代了真正的“Oshitari公馆”变得人尽皆知。同时,见过Oshitari公爵本人的人们也无一不称赞其气质出众,仪表堂堂,格调高雅与他风流风趣的行为谈吐相得益彰。自他从入住以来“玫瑰公馆”一直是社交界最令人向往的地方;不过,谁也没去这里找过他,他也从来不邀请任何人或是举办社交活动,因此内部究竟如何令人神魂颠倒没人能想得出。正如以上所言,吟游诗人是“玫瑰公馆”的第一位拜访者,以致旁边围观了不少人:究竟是为了在天堂之门开启的一瞬间窥见它的美丽还是目睹吟游诗人被拒绝的全过程抑或只是单纯地看热闹——总之,一时间这片以静谧著称的宅邸附近热闹非凡。
很快,一个留着白色短发的年轻人匆匆走了出来,从服饰和气质上看并不像跟班或佣人:他身着一件深灰色及膝紧身上衣,上面佩戴着一条银色刺绣肩带。
“Ootori先生。”人群中有人认出了这位面容温和,透着按捺不住欣喜的年轻人。他走到吟游诗人的面前恭敬地鞠了一躬。还不等吟游诗人还礼便见一辆刻着Oshitari家族勋徽的马车停在“玫瑰宅邸”门口,跳下一个红发的年轻人或毋宁说是个孩子。这个孩子一见吟游诗人顾不上和车里的Oshitari公爵通报便高兴地喊了起来:“ Takumi!”
“你好啊,Mukahi。”
“Ruito没和你一起吗?我们好久都没见过了呢。”
“是的,自从你们跟着Yushi离开Hyotei,我可是花了不少时间寻觅你们的踪迹。”
“亲爱的Saitou Takumi伯爵——表兄大人,我可没掩饰行踪哦~”Oshitari公爵推推鼻梁上的眼镜,眨眨眼睛说道;他环顾了一下身后的人群嬉笑着:“Takumi,我们两人现在大概就像elves中的orcs那样引人注目。”
忽略人群中发出的类似“天哪,他们竟然如此相像”的惊叹, Saitou伯爵轻微地皱了皱眉,他压低声音说:“你该能猜到陛下花了多大力气将有关你的任何消息拒之门外,我这次来的目的不正在于此吗。”

同时,另外一个陌生的房间里,一个发青年坐在一张四角镶银镀金、上面堆满文件和书籍的桌子后面。他的身后是一个烈火熊熊的大壁炉,正在燃烧的柴料时不时散落在金色的炉架上。炉火照亮这个穿着华丽的年轻人的后背,一枝精美的枝形烛台照亮了他的面孔。
“Keigo每天都要应付这些东西可真够受的,难怪他病了。”他咕哝着:“不知道Takumi找到Yushi没,再不回来——”
“再不回来,Kazuki你也要病倒了,啊恩?”
“Keigo!”Kato Kazuki跳了起来,冲到帝国王子殿下面前:“医生说,你要多休息。”
“本大爷没事。”Atobe Keigo王子撩撩金发,在壁炉前的另一张扶手椅上坐下:“Takumi那家伙究竟去哪了?害的本大爷抓苦力都没有人。”
“那我呢?”Kato指指自己,认真地问道。
“本大爷怕你无聊,陪你做个伴。”
“Keigo,”Kato漂亮的唇边浮现出苦恼的笑容:“别嘴硬了。Takumi说自从Yushi离开后你身边的孤独简直连幽灵都不愿靠近。是的是的,我知道,无论是内政还是外交你都处理的很好,但是胜利的荣耀并不是治愈百病的神药。”
Atobe顿时站了起来,喊道:“Takumi那个家伙去找Yushi了,是不是?!”
“是的,我们不能让帝国失去王子殿下。”
“该死,都说本大爷没事了!”
“可是一次伤风就能让Atobe Keigo卧床不起。别担心,Takumi和Yushi一定会有办法的。”
Atobe颓然倒进椅子里,Kato走进扶手椅,Atobe将自己金色的头颅靠近他怀中,喃喃自语:“Kazuki,我很想他……看到你和Takumi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没办法抑制,对不起,我那些时候一定很过分。”

“你是说Keigo病了?”Oshitari公爵的胸口仿佛挨了一击,他烦躁地在偌大的房间中来回踱步:“我已经被皇帝陛下下令禁止靠近Hyotei了。噢,这个时候我竟然不在Keigo的身边!不管怎么样,我必须见到他。”他的脸上没有了以往的微笑,声音也不再温柔。
“Yushi,皇帝陛下只看到了可以冲到一切的激流,却忽视了死水。他只看到现在你和Keigo天各一方,以为时间能冲淡一切。却不知你们忍受着煎熬,而这种煎熬会使你们更加强大。就像Rikkai人说的那样Patienza③,或者Seishun管它叫做Paciencia④。”
“把你想说得表达清楚,表兄,我也会同样清楚地回答你的。”Oshitari公爵开始有些不耐烦。
“嘿,我刚刚说什么来着。”他看了已经忍耐到边缘的表兄弟一眼,收起玩笑的态度:“接下来我会在Seishun呆上一段日子——不过你和Keigo要尽快把皇帝陛下解决了——我可不想和Kazuki分离得太久。”
Oshitari感动地握住Saitou的手:“放心吧,只要能再见到Keigo,一切都会解决的。”
“照顾好Keigo,还有我的Kazuki。”
“这不是‘Takumi’的本份吗?”

第二天清晨,新一任Saitou Takumi伯爵便形色匆匆地回帝都Hyotei。一路上他用马刺狠狠地刺着马肚子,一方面想要尽快到Atobe身边另一方面又不想让任何路人窥见足以使他面容失色的激动心情。同时他的大脑里浮想不断:在Seishun的日子是多么漫长而枯燥,现在他就要结束这种麻木的生活了。越是临近帝都,Oshitari的心情越是复杂,很多地方都保存在他的记忆里;而再次看到它们时,这些景物就如同神秘的引导者,与往日息息相关,不管记忆的主人是否愿意被唤醒。一旦一丝记忆被唤醒后,它就会像阿莉阿尼⑤的线团一样,把其拥有者引入记忆的迷宫——这些他被驱逐出Hyotei时路过的景物一遍遍提醒Oshitari,他曾经一度以为要花上很多年才能再见到Keigo或者再也见不到了。
当Oshitari半夜冲进Kato伯爵的公馆时,他甚至来不及让Kato发出惊呼便抓住他要往皇宫去。
“天哪,天哪,Oshitari!你这是在干什么?!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你也要知道Takumi从来不会这么风尘仆仆、邋里邋遢地觐见王子的。”
Oshitari松开手,揶揄地笑着说:“说实话,我以为你会说Keigo正在休息之类的呢。”
Kato的脸微微红起来,他说道:“你现在可是‘Takumi’。”
“是的,遵命,亲爱的Ka-zu-ki。”他给了Kato一个充满久别重逢的喜悦以及感激之情的拥抱后随着佣人离开了。


① 比斯托尔:欧洲古币名,一个比斯托尔相当于10个利弗尔。
② 克罗伊斯:古代小亚细亚地区吕底亚的末代国王,古代巨富之一。
③ Patienza:意大利语,耐心。(囧)
④ Paciencia:西班牙语(继续囧)
⑤ 阿莉阿尼:希腊神话,米诺斯的女儿,曾经用线团指引忒修斯走出迷宫。
| BLOG TOP |
DATE: CATEGORY:未分類
——Chapter Five——

Local Police,LasVegas
尽管将近早晨才入睡,但临近中午的时候BAU的组员们不得不又爬起来,对剩余两名嫌疑人的卷宗进行更深入地分析,希望能尽快解决这个案子。从外表来看,Dean Kennan和Robert Carpente都是40岁左右、体格健壮的白人男性,虽然看上去有点粗鲁,但是很能吸引某些女性或者男性;但都没有表现出双性或者同性倾向。而两人在第次一审理中所表现出来的冷静的态度,也符合凶犯有组织能力、Low MO risk的侧写,至于档案,更是都有一些小偷小摸、违法驾车、窝藏之类的记录。
——侧写很成功,但还不够完美。亟需什么来打破这个僵局。
因此Reid的手机响起的时候,他几乎是惊喜地盯着那个号码。
“嘿,Hotch,你还记得吧,我想Carr夫人想要和我们说说他弟弟的事。”
Morgan看着被列在疑似失踪人口下的年轻人的照片,说:“这倒不是个坏消息。”
“Morgan,你和Reid一起去。”
“不,Carr夫人说想和我一个人说说她弟弟的事,听上去,她很不安。”
Hotch完全停下手中的其他动作,凝视着Reid,确认道:“她是这样说的?”
“嗨,Hotch,轻松点——”Morgan刚想说点什么来化解Hotch的过分担忧,但他却被头儿狠狠地瞪了过去。
“Hotch,我一个人没问题,我向你保证。”
Rossi一言不发地拿过Morgan手里的照片,突然发问:“他失踪多久了?”
“Carr夫人说自从她和丈夫结婚以后就没再看见。——哦,你的意思是……”
“没错,我想我们有必要再新做一个侧写。”Hotch说道,“JJ,你让Garcia确认一下两位男性受害人Dick Talbot和Thomas Freeman有没有过出柜的记录。”
“我们之前假设被害人——两名男性被害人,之所以会成为嫌疑人的目标,是因为他们本身对于同性就有偏爱,而且一直以来的犯罪统计数据也诱使我们相信嫌疑人一定是男性。那么如果被害人并不是同性恋或者双性恋,要用什么来捕获他们呢?”
“女性。”Prentiss长叹一口气。“难道我们要找的是个女性?”
“不,我不认为我的侧写有错误。”Rossi说:“只是需要再添加一条,‘一个女性的帮手和共犯’。”
“是的,从被人身上留下的伤害来看,一个女性很难做到——除非她是女性大力士。”
“嗨,Garcia查遍了所有的记录都没找到确切的消息。”
“Reid,Carr夫人说他丈夫叫什么?”Hotch问。
“Bob。”
Morgan、Prentiss交换了一个眼神:“Robert Carpente(注①)。”
“Rossi你和Prentiss留下来审讯Robert Carpente,Morgan、Reid和我去Carr夫人那里。JJ,你让Garcia看看还能查出点什么。”

S Boulder Hwy
“她打电话来想和我一个人谈谈,我觉得你们应该给我这个机会,说不定我能问出些什么。”
“不行。”Hotch斩钉截铁地拒绝。
“Hotch,我不是个小家伙了,我是FBI!Profiler!你应该相信我。”
“小家伙?我眼里,是这样。”
Morgan摇摇头,忍不住插道:“Hotch,你真的是紧张过头了。”
Hotch盯着两个人,好一会才松口说:“Reid,记住,我们只是搜查并不实行逮捕。而且我们现在没有确切证据证明Carr夫人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他们甚至没正式登记过,Carr和Carpente。我给你半个小时,如果你没出来或者没和我们联系,我和Morgan就会冲进去,无论用什么方法。”
车子停在了相当隐蔽之处。
Dr. Reid自信满满地按响了Carr家的门铃,女主人前来应门
“我想她要勾引那些男人实在太容易了。”Morgan说。

Carr夫人像上次一样毫不掩饰自己对Reid的好感,热情地招呼Reid坐下并给他端来一杯咖啡。Reid礼貌地抿了一口,但很快,他知道事情有点超乎他的意料了——咖啡里被放入了镇定剂,从强度和起作用的速度来看大概是苯巴比妥鲁米那(注②)。
“这下糟糕了……不过大概我能挣到一张搜查令了……”Reid决定让自己陷入半昏迷中,被Carr拖进内室的时候他想,“好在我是‘竹竿男’ (注③)”
“嘿,宝贝儿,你醒了?我可没放多少。”
“是的,我知道。”
“越看越是个漂亮的小家伙。”
“我……真的很像你弟弟么?我是说那真的是你弟弟?”Reid试着挣了挣绑着的绳子,同时观察着这件隐蔽的内室:他的对面是一面全的墙壁,上面钉着一个巨大的铁钩。看上去铁钩并没有直接的用途,但它有可能轻易地挂起一个人来——将某人挂起来捆住。这间酷似地下室的房间本身是囚禁人的最佳地点,没有人能够看见或者听到,可以对一个人施加彻头彻尾的完完全全的控制。另外的墙壁上用油漆图画着骷髅,显得阴郁且鬼影幢幢。Reid还不得计算着如何拖延时间。
“弟弟?——哈哈哈,我想是吧。那个老不死,谁知道他有多少种。”
“他不是失踪,而是——”
“对,你真聪明,博士。他怎么会失踪呢?他就和你一样。”
“谢谢——我想您和Carpente先生在这里一定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吧?”
“Carpente?”Carr夫人明显怔了一下,继而笑着说:“你知道的还真不少。”
“如果是被动的受害人,他们会被吓得要死。这样你们就可以玩弄他们的恐惧。如果他们是敢于顽抗,你们则会慢慢地折磨他们,一直到他们苦苦哀求,变成一个百依百顺的人——或者已经不能称为‘人’了,最后把他们弄成一堆腐肉和白骨。而你们欣喜若狂,因为刺激如此强烈。早期,拷打和虐待有可能很快就结束了,品味这种刺激是在杀人之后。但后来你们尽量在每一个受害人身上得到最大的快感,折磨的时间越来越长,你们甚至会在被害人面前讨论采用什么方法。不知从哪一次起,你们无意间沾到受害人的血肉,这样,兴奋就又升级了……我不能肯定这种事情,但是,那些非同寻常的刀痕让我不得不怀疑……”
“真的,宝贝儿,你知道的真的太多了……知道这么多总归不是好事……”Carr夫人扬扬手里的尖刀,划开Reid的上衣:“身体也很美丽,Bob也一定会喜欢的。”冰冷而尖锐的刀锋游走在Reid的胸口,偶尔反射出的光芒与Reid身上苍白的颜色交融在一起,那种即使在最深刻的暗中也泛着淡淡光芒的美丽在第一眼就可以攫获人心。
Reid仿佛看到了发生在这人间地狱里的一幕幕——赤身裸体,五花大绑,四肢似乎被什么利刃所肢解,还有什么刺入直肠,浑身仿佛四分五裂。他们不被允许轻易死去,奄奄一息的时候,总被强制醒来。面对无所不用其极地施暴,他们叫喊,苦苦哀求;他们浑身筋疲力尽,当尖锐的物体一次次插入这个身躯的时候,整个身体痛苦得痉挛起来。——上帝,若我还活着,请你让我快些死去;若我已死去,请让我逃离这磨难的地狱。
——这里是这对夫妻狂欢的不夜城。
Reid压抑住自己想颤抖的欲望,深吸一口气说道:“您还没理解么?Robert Carpente先生已经被拘捕了。”
此时门口响起Hotch和Morgan的声音:“FBI!Don't move!”

尾声
“我是该夸奖你做的好,还是狠狠得惩罚你一顿?”Hotch不动声色地看着Reid惋惜地拾起自己的上衣。
“我有个更好地建议。——Aaron,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去一趟Bennington Sanatorium呢?上次我和妈妈说到了你……”
“说到了我?什么?”
“那就和我一起去吧。”
Hotch无声地笑起来,说:“Spencer,我们会有一个值得期待的周末的。”

今生今世里我们希望拥有的完美幸福无非只是一种妄想。那么,在我们感到满足的时候就去用心享受吧。

——让-雅克•卢梭


注①:Bob-Robert的昵称,上一章中由Morgan和Prentiss审问。
注②:苯巴比妥鲁米那:为长效巴比妥类,具有镇静催眠抗惊厥作用。
注③:S3EP17
| BLOG TOP |

copyright © 青春と愛の小球場 all rights reserved.Powered by FC2ブログ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